欢迎光临中国知识产权协同创新网!

     联系我们

IP与区域发展

 

+MORE IP与军民融合

您的位置 > 首页IP与区域发展司法保护 > 利用不以使用为目的注册商标恶意维权的商标侵权纠纷案

利用不以使用为目的注册商标恶意维权的商标侵权纠纷案

作者:上海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网来源:上海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网 日期:2019年3月8日 10:57
 
     原告广州市指南针会展服务有限公司、广州中唯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诉被告优衣库商贸有限公司、优衣库商贸有限公司上海船厂路店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案情摘要】
 
     经营展览活动策划等业务的指南针公司和中唯公司系“”注册商标的共有人,该商标核定使用在包括服装在内的第25类商品上,有效期至2023年6月20日。两权利人共持有2,600余个注册商标,并将多个注册商标转让他人,且无证据表明两权利人曾使用过上述注册商标。中唯公司的网站上曾出现“”注册商标的高价转让信息,并曾暗示欲将该商标卖给优衣库公司。优衣库公司从事服装经营,船厂路店系其分公司。该店正门等处均使用“”商标,在售服装的标牌和吊牌上标有“”标识,该商品发票收款单位为优衣库公司。人人网“UNIQLO[优衣库]发布最新高级轻型羽绒系列”文章中显示收纳袋上印有“”标识。株式会社迅销系“”商标所有人,旗下子公司优衣库公司与案外人迅销(中国)商贸有限公司共同经营该品牌。株式会社迅销在日本注册了“”商标,曾向我国商标局申请“”商标领土延伸,被驳回。2014年3月,指南针公司发出律师函要求优衣库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之后,两原告以优衣库公司或迅销(中国)商贸有限公司及其下属分公司侵害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为由,分别在全国多家法院提起诉讼。
 
     【裁判结果】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两被告突出使用的“”标识,在客观上已具有了商标的区分功能。将“”标识作为比对对象与注册商标“”隔离比对,两者在视觉效果上基本无差别,应当认定两者相同。相关公众对于使用在相同商品上的相同商标必然产生混淆可能性,故两被告应立即停止相关使用行为。至于赔偿损失,两商标权利人注册商标并非为了使用,而是以商标注册并转让为其经营模式。两原告分别以优衣库公司、迅销公司及其各自门店侵害该商标专用权为由,就基本相同的事实形成全国范围内的批量诉讼,系利用注册商标不正当获利。鉴于“”商标未实际使用,两原告并无商标使用价值的损失;“”商标也未承载商业信誉或商品声誉;而且判令两被告停止侵权后,该商标专用权的行使已不存在任何障碍,故不予支持两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消除影响和排除妨碍的诉讼请求。据此,判决优衣库公司停止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并驳回两原告的其余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指南针公司、中唯公司、优衣库公司均提起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由于商标权利人未实际使用涉案注册商标,判令停止侵害后,“”注册商标已经恢复到被侵权前的状态,权利人的正常实施已不存在任何障碍。侵权损害赔偿主要是为了弥补业已发生的侵权行为对权利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鉴于该商标未实际使用,被控侵权行为未产生侵占其商品市场份额的损害后果,因此不存在经济损失。至于相关维权费用,本案商标权利人意图通过大量注册商标并转让进行牟利;同时,其就相同事实在全国各地法院提起批量诉讼,明显具有通过利用注册商标批量诉讼以获取多重赔偿之意图。本案因批量诉讼策略所产生之诉讼成本均系重复支出,并非权利人因侵权行为所必须支出的合理费用,不应责令侵权人承担上述因重复诉讼而支出的费用。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本案判决是国内以非使用为目的注册商标并在全国启动批量诉讼以期获取多重赔偿的诉讼案件中,法院首次以判决方式认定原告的批量诉讼具有恶意,进而免除被告包括合理费用在内的经济赔偿义务的生效判决。本案中,原告利用注册商标批量诉讼以获取多重赔偿的主观恶意明显,对于这种恶意诉讼所产生的批量费用,法院从注册商标目的之非正当性、合理费用赔偿之立法原意以及引导社会公众诚信诉讼、节约司法资源的角度进行分析,表明《商标法》虽不禁止同一主体注册多个商标之行为,但禁止通过注册商标“不劳而获”之不正当行为,期望通过免除被告包括合理费用在内的经济赔偿义务的判决正确引导权利人通过正当的诉讼策略进行维权。该案判决体现了商标法鼓励商标使用、激励经济发展的立法本意,实现了司法裁判所追求的社会效果和司法效果的统一,对司法实践中如何正确处理利用知识产权进行恶意诉讼的案件具有很好的导向作用,有助于遏制恶意注册商标并恶意诉讼的不诚信行为。
 
       本站为非盈利学术性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编辑:郭雨凡)

所属类别: 司法保护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